智慧产城运营商

一文读懂2019中国人口聚集趋势

发布时间:2020.06.17 浏览次数:274 来源:中指研究院

人口是城市发展的基础。人口聚集为城市带来规模效应和生产率提升的同时,也带来更多的住房需求,为房地产开发投资带来更多的机会。


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城市出台“人才政策”,落户门槛不断降低。在落户门槛逐步趋同后,产业经济发达、资源配套完善的大中城市人口吸引力将更具优势。2019年,杭州、深圳、广州和中西部热点省会城市人口保持较快增长,依然是人口增长高地。


01


人口持续向东部三大区域及中西部核心城市聚集,近几年深圳、广州、杭州等城市常住人口增长加快,中心城市人口吸引力突出。


图:2011-2019年全国常住人口年均增量分布图

数据来源:各城市统计公报、统计年鉴


2011年以来,粤港澳&海西、长三角、京津冀&山东半岛、中西部六大核心城市成为人口主要聚集区域,全国整体呈现“3+6”的人口增长格局。


粤港澳大湾区地处我国沿海开放前沿,区位优势明显、经济实力雄厚,核心城市深圳、广州人口吸引力保持领先。尤其近几年,随着城市价值不断提升和区域规划利好逐步兑现,深圳、广州2016年以来常住人口年均增量分别达52万和45万,成为全国人口增长最快的城市。


长三角腹地广阔、交通设施完善、科技创新优势明显,核心城市上海、杭州、宁波人口吸附力强。其中,杭州、宁波2016年以来常住人口年均增量分别为34万和18万,与2011-2015年相比,分别增加28万和14万;而上海因严格的户籍政策限制,近4年常住人口年均增量仅为3万,但作为长三角的绝对核心,上海对高质量人才的吸附力依然领先。


相比粤港澳和长三角城市群,京津冀人口增长相对缓慢,北京近几年持续疏解非首都功能,加大人口调控力度,从统计数据来看,常住人口持续减少。天津2016年以来常住人口年均增量也降至4万,但随着产业结构升级和引才政策出台,2019年常住人口增量有所提升。


中西部核心城市在国家“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一带一路”战略带动下,经济、产业逐步崛起,区域间经济差异缩小、收入水平不断提高,中西部省会城市人口不断回流,同时对周边人口吸引力逐渐增强。长沙、成都、西安2016年以来常住人口年均增量分别为24万、22万和22万,人口吸引力显著增强。


02


2019年,人口继续向大城市聚集,杭州常住人口增加55.4万,居全国首位;“人才政策”继续发力,引才效果显著,杭州、宁波等城市人口增长加快。


图:2019年常住人口增量超6万的城市

数据来源:各城市统计公报、统计年鉴


2019年一线城市中深圳、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均超40万,人口吸引力依然全国领先。上海常住人口增量继续减少,2019年常住人口仅增长4.4万;北京因持续疏解非首都功能,2019年常住人口为2154万,比上年末减少0.6万。


杭州、宁波、佛山、成都、长沙、重庆等1.5线、2线城市2019年常住人口增量均超20万,人口吸引力不断增强。这类城市基本都处于城市的扩张期,对周边城市有着较强的“虹吸效应”。再加上城市产业持续升级、就业机会和收入的不断提高,对附近区域人口吸引力显著增强。如杭州由于近年来互联网产业蓬勃发展,人才引进、落户政策不断升级,2019年新增常住人口55.4万人,全国第一,人口集聚效应明显;宁波近2年不断推出人才新政,落户门槛不断降低,加上自身产业发达,2019年新增常住人口34.0万人。


珠海、嘉兴等城市受益于城市群利好,经济发展向好,基础设施不断完善,2019年新增常住人口超7万。南宁受益于不断推进的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国家的“二孩”政策,2019年新增常住人口9.1万,人口增长较快。


2019年以来,全国多个城市出台、更新了“人才政策”,包括放宽落户条件、住房支持、人才补贴等多项举措,旨在增加人口流入,增强城市综合竞争力。出台人才政策的城市不仅包含广州、杭州、南京、宁波、厦门等一二线城市,也包括江门、南通、晋城、常州等普通地级市。


杭州、宁波、武汉等经济发达、产业基础好的城市引才效果显著。2019年,杭州两次出台、更新“人才政策”,户籍、常住人口大幅增加。2019年,武汉放宽人才落户年龄限制,户籍人口持续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出台“人才政策”的城市越来越多,落户门槛不断放宽,我们认为,未来“人才政策”的边际效果减弱,未来城市间的人才竞争仍将回归城市的基本面竞争。城市的经济、产业、交通发展水平,决定着城市的综合竞争力,决定着城市对人口的吸引力,未来人口将继续向经济发达、产业集中、交通便捷的中心城市和城市群聚集。


03


四川、河南等中西部省份城镇化率偏低,在全省城镇化提升过程中,省会城市人口吸引力具备明显优势


2019年末,全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60.6%,仍处在城镇化快速发展阶段,与成熟阶段70%的城镇化率相比,仍有一定差距。2020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强调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未来,随着我国城镇化建设的持续推进,城镇化率的不断提高,城镇化率较低省份的省会城市人口增长潜力较大。


表:2019年部分省份及省会城市常住人口及城镇化水平

注:乌鲁木齐为2018年数据

数据来源:各城市统计公报、统计年鉴


在全省超过5000万人口的省份中,河南、四川城镇化率不足55%,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未来城镇化空间较大。随着人们“就近就业、就近居住”的需求逐渐变强,农村转移人口首先会考虑所在省的省会城市工作生活,郑州、成都等中西部省会城市人口增长的空间较大。


东部发达省份的城市经历了经济与人口向省会聚集到发散的过程,已形成双核心、多核心发展模式;中等及欠发达省份的省会城市仍处于城市快速扩张阶段,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口、经济集中度将持续提高。


通过对比各省2019年常住人口规模及省会占比,除广东、山东、江苏等具有双中心、多中心城市的省份外,河南省会郑州、江西省会南昌、湖南省会长沙、安徽省会合肥等城市常住人口规模占全省比重均不足13%。我们认为,这些城市经济发展仍处于上升阶段,未来经济的快速发展将吸引人口大量聚集。


图:2019年主要省会城市GDP占全省比重vs人口占全省比重

数据来源:各城市统计公报、统计年鉴


结语


2011年以来,我国人口不断向东部三大区域及中西部六大核心城市聚集。2019年,“人才政策”继续发力,引才效果显著,杭州、宁波等城市人口增长加快,人口继续向大城市聚集。


2020年,国家发改委印发相关文件,强调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未来将有更多的人口涌入大中城市,尤其是城镇化率较低省份的省会城市、经济占比明显高于人口占比的省会城市,发展潜力较大。长期来看,人口的竞争将回归至城市基本面的竞争,因此我们持续看好经济发达、产业集中、交通便捷的东部城市群及中西部核心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