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产城运营商

数字经济的相关政策及发展展望

发布时间:2020.03.30 浏览次数:378 来源:芯云产业发展研究中心

2020年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也是“十三五”规划收官、“十四五”规划启动的关键时刻。在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大背景下,数字经济发展的共识显得尤为可贵。2019年,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全球性组织对数字经济予以极高关注,中国举办的以“数字经济”为题的大型会议也达到历史之最。2020年,“数字经济”仍将是经济社会重要的主题,应关注如何在国际对话中构建更一致的思维和话语体系,以及在国内发展中推动落地和差异化。


展望2020年,资源型数字经济,发展内外因俱佳,将进入绿色加速通道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持续发力,中国正式启动6G研发;数字经济生态,联合国积极作为,擎起全球数字合作与交流大旗,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高度重视,我国自上而下一致重视,数字经济的发展生态积极向好;技术型数字经济,仍处于美中“两国独大”的寡头格局,新一代信息技术整体更迭趋缓和热点技术持续爆发,“一热一冷”并存;融合型数字经济,在转型升级压力下生产型数字经济发展进入传统企业主动拥抱阶段,消费型数字经济在不同场景、不同群体中表现为差异化消费特征,推动生产型数字经济跨界要素集聚、引导挖掘消费型数字经济个性化潜力仍待加强。


抓住数字经济新业态带来的机遇,首先就要让数字经济的根本内涵和重要性在全社会形成共识。从根本上讲,数字经济是数字化、数字驱动的经济,是信息社会驱动的主要经济形态,它已经成为一种新的业态,也是新动能和新理念。当前和今后,数字经济的理念和生产方式应被应用到各个领域,这是时代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必然要求。2007年,我国市值排名前十的企业主要是传统产业。到2017年,互联网企业已经在前十名中占了7席。可见,数字经济正在引领经济发展并带来经济发展的巨大变化。互联网时代中,数字改变世界已是不争的事实。如果说过去20年是数字经济从诞生到成长的懵懂过程,那么当数字经济新业态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推动力的今天,就需要我们认清本质、抓住机遇、主动出击,构建好这一全新业态。


构建数字经济新业态,需要以政策和制度为核心的宏观谋划指导作为发力点。构建一种全新的业态,就是走出一条新路,要想走好一条新的道路,路标和指示必不可少。只有相关制度的创新紧跟数字时代的步伐,我们才能紧抓机遇,特别是各地政府,要细化和认真落实国家已经出台的数字经济发展相关政策和制度,抓紧推进相关配套实施细则的制定和完善。在具体工作中,我们不能只着眼于当前,更要站在顺应新一轮技术革命引发的产业变革趋势和产业浪潮的战略高度进行政策引导和制度设计。例如,大力发展5G、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不断优化数字经济服务水平,强化数字经济人才支撑,鼓励和激发数字技术领域的创新突破层出不穷等。


从本地经济基础出发,有的放矢地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差异化。谨记数字经济是实体经济的转型提升,坚决摒弃“两张皮”思维,切实从本地经济发展的规模、特色、趋势、难点出发,利用数字经济的新要素、新思维、新做法破解难题,培育新增长点。各地区应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所选择地分步骤实施数字化转型,形成各具特色的数字经济发展格局。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应加强聚焦,紧盯当前数字经济发展痛点,在一定区域、一定行业、一定领域中做出创新性探索,并形成可复制的成熟经验。


促进数字经济新业态的健康快速发展,要抓好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嫁接的“手术刀”,将二者的碰撞变为融合。疫情防控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有目共睹,也更加强烈地释放出了必须加快构建数字经济新业态”的信号。对此,产业调控这只大手必须抓好“融合”这把手术刀,在“云端”和传统产业之间灵活调控、游刃有余,这种融合应该包括生产方式融合、产品融合、服务融合、竞争规则融合以及产业融合;通过融合真正做到让数据成为新的关键生产要素,让数字技术为创新驱动提供强大动力,让数字经济成为国民经济的加速器,带动和催生产业形态转型升级。在推动生产型数字经济发展方面,应鼓励龙头企业率先垂范,发挥龙头企业在应对营收变化、毛利率变化、未来颠覆能力的信心优势,带领全行业加速转型;政府应帮助疏导重点领域企业转型压力,在数字化转型初期给予一定的扶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鼓励有所选择地、分步骤实施数字化转型。


关注数字化撬动的新消费潜力,培育消费型数字经济发展。根据中国消费型数字经济图谱,应充分挖掘不同年龄、收入、城市等群体的消费特征,针对消费数字化的决策过程,提振消费型数字经济规模和质量。


超前谋划数字经济发展基础设施,为我国经济快速健康可持续发展构筑坚实的基石。当前我国推进数字经济相关联的基础设施,可分为以下十个大类:1、5G移动网络与传输设施。2、光纤宽带设施。3、数据中心。4、通导遥各类卫星空间设施和天基互联网。5、基于IP V6协议的下一代互联网基础设施。6、数字化网络平台。7、人工智能软硬件一体化设施。8、数字孪生城市建设基础设施及其管理系统。9、区块链技术应用。10、网络和平台安全保障体系和设施。


各地出台的数字经济政策: